哈萨克斯坦骚乱解局:训练有素的暴徒有预谋的行动

0

中新网北京1月7日电 (甘甜)新年伊始,在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同时也是中俄重要邻国的哈萨克斯坦,因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引发的抗议像野火一样蔓延,进而演变为暴力骚乱,自5日起就进入紧急状态。

src=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src=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市中心及多条城市主干道已部署多辆军用车辆,为当地安防提供支持。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的骚乱仍在继续,目前全境仍处于“紧急状态”之下。本次骚乱的“重灾区”——西南多地的形势不太乐观,首都努尔苏丹在严格的安防措施下相对平静。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

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市中心及多条城市主干道已部署多辆军用车辆,为当地安防提供支持。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这个中亚国家的局势急转直下,令外界措手不及。探其原因,民众对天然气价格上涨不满引发的抗议仅在数日内就演变为大规模骚乱,背后势力呼之欲出,正如哈驻联合国代表团形容的那样——“行动是有预谋的”。截至7日,哈警方已拘捕3000多人,消灭武装犯罪分子26人,并已控制所有市政府大楼和警局。

“该国局势性质发生了变化,正在向‘颜色革命’的方向发展”,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室副主任杨进对中新网说,从这次骚乱的组织形式、口号等等不难看出,抗议是有组织、有安排,甚至训练有素的。不过随着集安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派遣的维和部队陆续进驻,相信局势会尽快平稳有序。

由于新冠疫情蔓延等原因,哈萨克斯坦近年来经济形势比较低迷,通胀压力大,天然气价格上涨成为骚乱的“导火索”。杨进介绍,此次哈政府宣布上调液化天然气价格并未经过充分协商,因此导致多地抗议,为此需要负一定责任。

而与此同时,一些势力、受境外支持的国内势力伺机而动,尤其是一些有着西方背景、或是“金主”是西方势力的非政府组织,趁此时搅浑水、企图获取政治利益,让局势更为复杂。“局势发生了变化,性质也发生了变化,我觉得骚乱向‘颜色革命’的方向在发展。”杨进说。

src=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src=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市政府门前,警卫人员用围栏将建筑围挡起来。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的骚乱仍在继续,目前全境仍处于“紧急状态”之下。本次骚乱的“重灾区”——西南多地的形势不太乐观,首都努尔苏丹在严格的安防措施下相对平静。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

当地时间1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市政府门前,警卫人员用围栏将建筑围挡起来。中新社记者 张硕 摄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将局势定义为“对国家完整的破坏”,是因“被国外训练的匪徒团伙的侵犯”所致;哈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也表示,对该国政府大楼、机场和武器商店的攻击表明,阴谋者的行动是有预谋的。

在俄罗斯媒体曝光的一段视频中,哈萨克斯坦已有一些不明身份人员分发武器,视频中,非法抗议者一拥上前,哄抢。托卡耶夫表示,这些团伙是在国外受训的,他们正在试图占领阿拉木图的重要设施,包括军火库。

地处亚欧大陆心脏地带的哈萨克斯坦局势动荡,对周边地区影响不容小觑。作为全世界油气储备大国,哈国局势动荡不仅会对周边国家不利,影响能源和粮食供应,更容易导致地区安全失控。

在托卡耶夫5日向集安组织寻求援助后,维和部队开始进驻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维和力量的先锋部队已抵达,由2500人组成的维和力量将于当地时间7日完成进驻。维和部队将在有限时间内实现该国局势的稳定和正常化。杨进预测,大约一至两周的时间,该国局势会完全平复,但今后可能还会有一些小波动。

“集安组织派遣维和部队对哈萨克斯坦局势稳定非常重要,”杨进说,“这个重要性不在于兵力多少,而是说它本身是一种威慑,是对这些反对势力、、的人的威慑,也对托卡耶夫政府是一个支持。”

作为哈萨克斯坦的永久全面战略伙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的一番表态道出国内民众的期待:作为兄弟邻邦和永久全面战略伙伴,中方愿尽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哈方渡过难关。

目前,哈萨克斯坦一些地区形势已比较平稳,但阿拉木图的局势尚未恢复正常,反恐行动仍在继续。未来,重组政府,提振信心,稳定物价,改善福利政策,恐怕是哈萨克斯坦政府的必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