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斤相扑女以900万公开招亲重赏之下有勇士去应聘“丈夫”吗?

0

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中,漫天飘洒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曾经的我们不值一提,被质疑、被嘲笑、被无视;曾经的我们一文不值,贫穷、卑微、碌碌无为……能逆天改变的永远不是人生,而是身处人生的自己。

有这样一个人,她是相扑界的著名人物,被人们称为相扑女王。她拥有一个在别人看来无比简单的梦想:将自己嫁出去,为了这个梦想,她扬言要支付900万的彩礼。如今的相扑女王怎么样了,是否实现了自己毕生的梦想呢?走进莎拉·亚历山大的一生,感受竞技场上的波澜壮阔……

提起相扑,人们的第一反应大多是日本。相扑作为日本国家性的竞技运动深受日本人的喜爱,对于日本来说,相扑就是他们的国家技术。相扑在日本经过了漫长的发展历程,《日本书纪》中曾经记载:第35代天皇为了接待朝鲜的使臣而在宫中举办了相扑比赛,自此相扑这一运动便开始在日本开花结果。

然而大多数人或许并不知道,相扑其实起源于中国,唐朝时期,相扑跋山涉水、远赴日本。《汉书》中曾经记载:春秋之后,灭弱吞小,并为战国,稍增讲武之礼,以为戏乐。相扑作为中国古代的传统记忆,也经过了千年的发展历程。对于男子来说,练习相扑是一种很好的运动方式,可对于女子来说,相扑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友好。英国的相扑女王莎拉·亚历山大就经历了一段难熬的相扑时光。

莎拉·亚历山大来自于英国,曾经的她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年少的莎拉·亚历山大身处甜蜜的婚姻之中,8年间,莎拉·亚历山大有了3个孩子。那时候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家庭的莎拉·亚历山大开始放任自己。体重稳步上升,对待外界的变化越来越麻木,渐渐的,生活中的柴米油盐还是将莎拉·亚历山大和丈夫的感情消耗殆尽。

莎拉·亚历山大离婚了,她决定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于是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工作的艰难道路。因为肥胖的体型,莎拉·亚历山大四处碰壁,没有人愿意收留这个巨型女子,更没有人愿意给她一份糊口的工作。绝望的莎拉·亚历山大想过改变自己的生活,她下定决心减肥,也曾经尝试过各种的减肥方法,然而莎拉·亚历山大的体重基数过于庞大,于是所有的努力都收效甚微。

一次意外的经历,莎拉·亚历山大接触到了相扑。职业的相扑选手体重有着严格的要求,相扑选手的身高大约在175米以上,体重必须超过240斤。在相扑这个平等的舞台,没有人会因为对方是一个胖子而疯狂嘲笑,恰恰相反,在相扑的世界里,体重才是王者。深受触动的莎拉·亚历山大觉得自己寻找到了正确的人生方向,她开始接触相扑,成为一名职业的相扑选手。

在练习的过程中,莎拉·亚历山大经历了无数次的摔打与磨练,尽管疼痛,莎拉·亚历山大却真实地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即便前路艰难,莎拉·亚历山大却咬着牙在相扑的道路上走下去。阳光总在风雨后,经过漫长的训练时间,莎拉·亚历山开始在各大赛场之上崭露头角,渐渐的,莎拉·亚历山大所向披靡,成为各种相扑比赛最后的胜利者。莎拉·亚历山大这个名字,竟然成为了相扑界的神一般的存在。

相扑女王这个称号是莎拉·亚历山大的皇冠,也是人们对她最大的肯定。那个曾经找不到工作、丢失了婚姻的别人眼中的失败女性,拥有了养活自己的能力,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拥有了自己赚钱的能力。赛场上一呼百应的莎拉·亚历山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然而生活一切如常,莎拉·亚历山大却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在训练相扑的过程中,莎拉·亚历山大终日泡在训练场,如今的她生活圈子狭小,认识新朋友的机会少之又少。她不断地疯狂进食来保持自己的体重,离开相扑界,莎拉·亚历山大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肥胖患者。没有美貌却拥有406斤的体重,拥有着一个动作就能将人掀翻在地的霸气,这样的莎拉·亚历山大注定成为了爱情的遗弃者。没有人愿意靠近莎拉·亚历山大,更没有人愿意成为她身边的那个人。

经历了失败婚姻的莎拉·亚历山大渴望一个将她视作珍宝的人,于是在爱情的道路上,她也成为了一个剑走偏锋的人。多年的比赛让莎拉·亚历山大成为一个富翁。莎拉·亚历山大宣布,如果谁想要娶她,谁就可以获得900万的彩礼。莎拉·亚历山大希望在金钱的帮助之下,她可以收获自己想象中的爱情。

如今46岁的她继续奋战在相扑界,她希望为自己的人生增加更多的筹码。尽管目前没有人因为900万的彩礼心动而向莎拉·亚历山大提亲,但她依旧心怀希望,等着自己的白马王子。对于莎拉·亚历山大来说,一个爱她的男子足矣,不厌恶自己的身材、将孩子视如己出,这已经是她全部的要求。

莎拉·亚历山大找寻不到爱情的现状也是整个相扑界的现状,身为运动员的他们用自己的青春与人生拼搏着,火狐电竞入口他们的世界没有享受,没有爱情,没有自我……拼搏、输赢就是他们唯一的生活。

我们总是忍受着外界异样的眼光,谣言纷至沓来的时候,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便是逃避,然而生活的勇者永远选择的都是迎难而上,抬头挺胸,勇敢地面对生活中所有的挫折,用手中的画笔描绘属于自己的人生。即便身为女子,我们依旧有追求美好的权利。这样的梦想不应该被嘲笑,它们是最坚硬的盔甲,也是最有效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