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奥运示威专区”

0

尽管北京奥组委23日已宣布把这个公园划作北京奥运会的“示威专区”之一,但目前看上去,可能出现的抗议示威活动似乎没有给游园者的正常活动带来影响。

日坛公园占地面积约20公顷,曾是明清两朝皇帝拜祭太阳神的地方,新中国成立后被辟为公园,距广场约10公里。这里绿树成荫,古建筑时隐时现,还能见到儿童游乐场等设施。

自2001年开始就在日坛公园开办攀岩项目的孙晓柳对于抗议示威的最坏打算是“暂停营业”。“抗议示威应该是和平的,发生恶性事件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所有的游行抗议都有目的,他们不会进来胡闹,更不会把公园给拆了。”他笑道。

北京奥组委的消息称,日坛公园、紫竹院公园和世界公园将在奥运会期间作为区。之前,北京只是在13年前的北京世界妇女大会上,在郊区怀柔辟出过区,但只有一块操场那么大。

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行政法研究所所长莫于川教授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政府划定示威专区为公众依法表达意愿提供了新的渠道。

他说:“通过公园游客的关注、媒体的报道以及相关机构派员观看,这种示威可以达到一定效果,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突然爆发大规模示威,从而减小社会治安、国家和公众利益受损的风险。”

虽然三座公园目前尚未接到与“示威专区”相关的指示和要求,但是,管理层已经开始进行准备和研究部署。

距离奥运会赛场首都体育馆仅百米之遥的紫竹院公园占地达46公顷,明清时期曾建有庙宇、行宫,竹影婆娑,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好去处。

在这里,安全、疏导和记者接待小组正在筹建。公园新闻发言人郝素良甚至中断了在上海的考察,25日刚刚抵京就从网上下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法》和其他相关材料加紧学习。

郝素良说:“公园方面会按照集会法做好准备工作,保证让者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机会,这是我们总的工作原则。”

在距离广场大约半个多小时车程的亚洲最大的大比例微缩景观公园——世界公园,占地约47公顷的园内,汇集了仿造的环球各国著名建筑。记者看到了张贴在墙上的一份防止和控制突发事件的日常应急预案。这份预案表示,全园将举各部门之力保障公园和游人的安全。

预案不仅针对非法集会、聚众闹事和组织活动、恐怖事件、人员拥挤等列出了“没收材料”、“劝阻当事人”、“及时报告公安机关”的具体应对步骤,而且专门提出对外国人参与非法集会要“谨慎处理”。然而,针对奥运会“示威专区”的具体准备,公园表示必须在接到正式指示后才能开始。

北京奥组委安保部部长刘绍武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在中国集会活动跟其他国家一样,首先要提出申请;的地点是在申请中被规定了的,这也是其他有些国家通常的做法。他同时表示,只要是经过许可的,中国警方会依法保护集会人员合法的权利。

目前还无法预测哪些抗议和示威活动将获准进行,但是根据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宪章》,奥林匹克的所有区域内都将禁止商业的或者非商业的宣传活动,包括政治类的,涉及到宗教、种族、民族等。

根据记者的了解,这三座公园以前都没有出现过抗议或示威活动,园内的游客和经营者最大的担心还是“示威专区”的设立会打乱他们现有的生活,特别是在人流量最大的紫竹院公园和商业化经营的世界公园。

自2006年7月1日正式对外免费开放后,紫竹院公园每天接待市民在1.5万至2万人次之间。相比之下,同样免费开放、被使馆和中央商务区写字楼包围的日坛公园日人流量只有1000多人次。

每天上午都会到紫竹院公园跑步和学习跳舞的北京居民杨军认为,公园是开放的区域,定为示威游行区域是可行的,但是毕竟很多普通市民已经习惯了每天在公园锻炼,而且他们中大部分是退休人员。他建议如果必须禁止普通市民到某个区域锻炼,不能采用简单粗暴的办法,而应该与常来公园的人协商。

杨军说:“老百姓是通情达理的,会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但是也希望他们的权利能得到尊重。”

紫竹院公园新闻发言人郝素良称,由于公园开放了一段时间,市民们已自发确定了在空地上锻炼的顺序表。他说:“如果真有示威游行,市民的活动就会受到影响,公园不仅是历史文化,也是老百姓调整心情、锻炼身体的场所,公园必须跟市民做工作,协调配合。”

世界公园雅典卫城微缩景观附近的餐饮服务员岳桂真最关心的不是安全问题,而是未来两个月内,示威活动会否造成游客减少并影响生意。

莫于川认为,顺应国际惯例的奥运示威模式如果操作得当,应该可以作为国内针对更广泛的社会生活事件,管理示威活动的借鉴。

据报道:北京奥组委安保部部长刘绍武在7月23日举行的“平安奥运之北京奥运会安保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称,北京奥运会将划定几个公园作为区域,同时,集会活动跟其他国家一样,需首先提出申请。